重生之嫡女归来

2018年11月1日14:22:12 发表评论 89 ℃

重生之嫡女归来

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容止         连载

三书六礼,十里红妆,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用尽所有人力物力手段,将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扶上了皇位。愿他三冬暖,愿他春不寒,他的心里也不再有她的一席之地。皇后之位被夺,她被人踩在脚下。家族被灭,亲子被杀。他道:“朕念你从前种种,赐你全尸,谢恩吧。”一杯毒酒喝下,林静怡立下毒誓:定要他们血债血偿!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别人要暗中傻乎乎的嫡女大小姐。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大仇将报!且看谁斗得过谁!

第一章 嫡女归来

林静怡抱着儿子的尸体,跪在倾盆大雨里。

呆滞的目光,残留着最后一丝生气。

十二层明黄色的九凤朝阳纬衣,被瓢泼大雨淋得遍体狼狈,恍若秋日的枯叶,透着腐朽的气息。

“陛下,外公忠心耿耿了一辈子,求陛下开恩,饶了臣妾的外公,饶了苏氏一族!”林静怡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额头的鲜血,顺着未央宫前的丹陛缓缓流下。

快要子时了!

她的惶恐,她的无措,她滔天的恨意,尽数系于此。

她在祈求朱少天还有最后一丝良知!

“轰!”

滚滚而来的乌云,夹杂着电闪雷鸣。

林静怡连忙将儿子护在怀里,痴傻一般,呵护着那早已经没有任何余温的尸体,“不怕,不怕,弘儿不怕,你父皇……”

说到这儿,戛然而止。

她至死不敢相信,朱少天会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那个曾经承诺会给她一辈子幸福,会生生世世保护她们母子的朱少天,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是这高处不胜寒的龙椅?是林晴的一句挑拨,“皇后和侍卫私通生下了皇子!”?亦或者,是十三年来的夫妻之情,从一开始便是一个谎言,一个为了得到丞相府和将军府共同支持而编造的谎言!

未央宫的宫门,徐徐推开。

笙歌夜舞,芙蓉帐暖。

林晴那般娇羞不胜宠的媚态,站在朱少天的身旁,此刻,她一身华衣,满头的珠翠衬得那脸蛋儿无比华贵,高傲的双眸微微低头,看着那跪在雨中卑微瘦弱的身躯。

“苏氏满门自恃功勋,悖逆犯上,其罪当诛!”朱少天的语气冷得刺骨,冷得可怕,杀伐决断毫不手软,“朕念及我们夫妻多年,不忍让你和苏氏的余孽那般枭首,赐你一杯毒酒留给你全尸,谢恩吧!”

悖逆?

林静怡却像是听到一个莫大的笑话。

当初若不是她苦苦求着身为三朝元老的外公,获得了军方的支持,一个庶出的皇子,凭什么去问鼎这天下至尊?

她缓缓的抬头,打量着这个她爱了半生的男人。

是啊,如今的朱少天,早已不复当年,他是生杀予夺的皇帝,乾纲独断,苏氏的存在,对他而言,早已成了一根心头刺。

“皇上!”小太监领着数百名侍卫,冒着风雨,急匆匆的赶来,“苏氏一族,共三百八十人,于今夜子时行刑,首级尽数在此!”

不!

一瞬间,五雷轰顶!

那满是蔻丹指甲,瞬时紧握,生生的将那稚嫩的掌心掐出血来。

“不,不!”

林静怡看着那些侍卫手中捧着的一颗颗人头,万剑穿心。

那都是她的亲人!

三百八十条人命,朱少天,他们为了你的皇位披肝沥胆,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

血!

未央宫的丹陛,处处尽是林静怡亲人的鲜血。

“皇后娘娘!”林晴的嘴角,噙着得意的微笑,深深的吮吸了一口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林晴看着那个在雨中已经疯魔的身影,无端觉得畅快,“不对,很快你便是废后了,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而我会坐在曾属于你的凤仪殿,会握着曾属于你的凤玺,母仪天下!”

“母仪天下,你也配?”林静怡啐了一口。

林晴浅浅而笑,细长的护甲慢条斯理的抚摸着怀中的猫儿。

昔年的林静怡何等的风光,相府的嫡出千金,又有苏老将军这个外公的疼爱,享尽了世间的繁华和她没有的一切。

她和母亲这么多年的算计,步步为营。为了不就是今日将林静怡这个眼中钉,彻底铲除!

多年来她身为庶女遭受多少指责!不能嫁给皇家。好在她争气,费尽心力坐上皇后之位。纵观这天下,又有几人能如自己一般,从寡妇另嫁,从而坐上皇后之位。

而这么多曲折,根源都是林静怡母女造成,她这一辈子被人践踏在脚下的滋味,不好受!

而此刻,林晴看着林静怡痛不欲生,看着她卑微得如同蝼蚁般跪在地上,无端觉得十分痛快。

“很快,林氏的宗谱上将会抹去你的名字!”林晴微微笑了,“父亲说了,他从未有过你这不孝之女,也会将你母亲的灵位扔出家庙,林氏一族的嫡女,只有我!”

是么?

林静怡的目光缓缓的注视着林晴脸上的笑容,肆意的笑了。

她的生身父亲,就这么着急撇开关系,断绝他们之间的父女情分么?

昔年一个四品的小吏,若非得外公扶持,怎会爬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

这一生,她和母亲的痴心都错付了!

一叶障目,错毁一生。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留恋的了,林静怡抱着孩子那已经没有温度的尸体,笑得毛骨悚然。

几个小太监不由分说的将一杯毒酒,直接灌入,穿肠刺骨的疼痛,仿佛麻木了。

这世间,终不会再有林静怡这个人。

可是在最后关头,林静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一把将小太监们推开,望着林晴那精致的容颜,看着她那神情中得意洋洋的笑意,忽而大笑了起来。

那笑声刺耳悲凉,一双满是怨念的目光死死地瞪着林晴,看得林晴后背蓦然一阵冷意。

“你!你笑什么!”林晴道。

“我?”林静怡嘴角的笑意愈发灿烂夺目,充斥着讽刺,“我笑你愚蠢,你以为朱少天是真的爱你么?你恐怕永远都想不到,那日我到底看到了什么?林晴,你以为你的皇后之位还能高座。”

林晴微微眯了眯眼,脸上的笑意慢慢凝聚,心中蓦然紧了一分,不知为何,林静怡的话让她莫名心慌不已。而她下意识对上朱少天的眼眸,从他那冷冽的寒眸中,有凌厉的杀气一闪而过。

那阵杀气,让林晴觉得困惑了。

“来人,给朕将这贱人拖下去,把她舌头跟朕割下来,朕要她死后都不能开口!”朱少天冰冷的声音在大殿中会向。

鲜血从她嘴角不断的渗出,林静怡的嘴角却绽放出灿烂的笑意,那绝美的容颜,妖艳如黄泉的彼岸花。她也不再挣扎,当太监们再次将她围拢的时候,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恶毒的吐出了最后一句:“林晴,朱少天,即便我身处九幽地狱,我发誓也要拽着你们一起受炼狱之火,永不超生!对了,还有她!”

……

春色极好。

灼灼桃花,漫天飞舞,沉寂了一个冬日的画眉,鹦哥儿也开始在枝头跳舞着身影,扑腾来,扑腾去,好不热闹。

丫鬟们坐在竹帘外打盹,不眠不休伺候了好几个夜晚,终是疲惫了,偌大的庭院,只有那药炉上熬着的汤药,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林静怡的头,疼得厉害。

跑去,又是去请老爷夫人,又是请大夫,乱哄哄的。

上天竟给了机会让她重生。

一瞬间,泪水滑落。

一切重来!

但那个错爱了一生的林静怡,却已经不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