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明珠暗投

2018年11月1日14:31:06 发表评论 75 ℃

重生之明珠暗投

作者:朱七慕九         完结重生 复仇 言情

《司令,奴家不从》,首发网易云阅读,架空民国,又苏又宠,打滚求评求收藏,姑娘们多多支持哦~~   —————— 以下是文案: 青梅竹马换来农夫与蛇; 重生归来竟是一嫁五夫。 傻白甜黑化重生复仇,且看娇弱小白花如何逆杀渣男贱女!!!

001 有女明珠

大魏都城盛京,正是六月酷暑,前一秒还绿荫落花画眉蝉鸣,这一刻雷声轰鸣,一束闪电如利剑撕裂开乌沉沉的天空,紧接着便是大雨瓢泼而至。

这样的鬼天气,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街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便是向来人声鼎沸的销金窟花月阁都是安安静静,偏生此刻阴暗诡异的死牢中却突然蹿入一双青色上着兰草的绣花鞋,和周遭哀嚎灌耳、潮湿压抑的环境格格不入!

“昭仪娘娘,您慢点,小心脚下腌臜。”

听到这个称呼,原本还挂在刑架上奄奄一息的女囚猛然抬起脸来,她蓄力使劲往前伸够,带得链条哐当作响,凌厉似鬼的一双眼便在一头乱发下蓦然闯入了众人的双眼,骇得来人霎时忘了动作。

“叶棠华,你还敢来!!!”

女子眼球鼓起几欲爆开,虽然每一个字都说得异常艰难,却丝毫不影响语气中的不共戴天与刻骨仇恨,众人毫不怀疑若没有这刑具钳制,那女囚恐怕会扑将上来把人撕裂!

见叶昭仪吓得呆住,狱卒扬起手中的牛骨鞭便给女囚来上一记。

“季明珠,你谋害昭仪娘娘的子嗣,还敢大放厥词?!来人,上刑!”

那鞭子上有无数的倒刺,狱卒为了表现又用了十足的力道,随着一声惨呼,惊得四下老鼠满屋子乱窜,叶昭仪吓得身形不稳,再抬眼时,刑具上的季明珠已经痛苦地发不出任何声音。

“够了!”

颤声说出这两个字,叶昭仪下一秒立时又惊得怔住!因为那一记鞭子,季明珠身上蔽体的唯一破布一分两半颓然落地,被铁链缚住的身子,没有丝毫美感不说,枯瘦嶙峋,可更让人头皮发紧的是上面血口密布,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肉,而两乳更是生生被割去,不知是不是有人授意,鲜红的血肉上竟爬满了如红豆大小的白蛆,孱孱扭动……

叶昭仪胃部酸水一涌,终究忍不住干呕起来。

“娘娘凤体尊贵,这里……还是不要久呆,若娘娘有什么吩咐,只管交代小的便可,属下定当会为娘娘尽犬马之劳!”

意识到叶昭仪可能又是一个来寻眼前人不痛快的,衙役迅速表示衷心。

“你先下去……”

叶昭仪无力的摆摆手,见衙役还站着不动,瞬时抬高声音。

“本宫让你下去!!!”

牢狱中再次陷入沉静,叶昭仪看着挂在刑具上不成人形的季明珠,浑身的力气好似被抽尽,却在对面人奋力朝她露出吃人目光时,双膝一软,颓然地跪在地上!

她该死,并不是怕,而是内心有愧。

“明珠,你不要怪我……”

她喃喃地说完这句话,竟朝对面厉鬼一般的囚徒重重磕头,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咚咚声不绝于耳,几乎把其余牢房的惨呼声都压了下去。

若是衙役还在着恐怕会大跌眼镜,尊贵的昭仪娘娘竟对一个濒死的女囚行此大礼,究竟……

季明珠幽深的双目恨意喷涌,她攒足全部力气,每一个字都是和血带泪。

“你终于承认了!你的孩子不是我下手的!!!”

“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季国公的提携栽培……”

她不敢看季明珠,只哭着继续磕头。

“是端阳县主……她让本宫做了孩子至你死地!我虽名为昭仪,可是圣上昏庸无能,不理朝政,自从国公府一倒,整个大魏都落到了镇西侯府中!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若是不从……她们便会令我的母族叶氏一脉尽数屠绞……

不过……本宫至此也失去了我的皇儿……失去了母仪天下的机会……

明珠,并非只有你一人牺牲……”

叶昭仪泣不成声,说得颠三倒四!亏她还记得季国公……父亲的提携栽培!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这番解释让季明珠目中的恨意越发狰狞扭曲。

“说•清•楚!”

她赤红着一双眼,听到自己的声音像地狱的风声,狠戾阴狠。

叶昭仪早就骇得三魂丢了两魄,呆怔了一秒,竟是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惨然笑意。

“明珠,国公府有这样一日,其实一切都是因为你而起!”

见对方面色越发激动,叶昭仪麻木地继续。

“以为只有你自己会恨?仔细想想我为何会失去孩子?不过是因为端阳县主不容你存活!而端阳县主何人?国公府的死对头镇西侯府的嫡女!

“国公府与镇西侯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国公府谋逆诚如你所想,是镇西侯府的栽陷,而季国公严防死守几十年都从未露出破绽,怎么会在一朝之间便如案板鱼肉,任人屠宰?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一切都是卫长卿搞得鬼!亏你还心心念念要嫁给他,然则人家早在几年前为了荣华富贵就投靠了镇西侯府,和端阳县主暗通款曲!

季明珠,这都是你引狼入室!如果不是你,季国公府都好好的,我又何曾会失去我的……孩儿……”

局势一下逆转,先还歉疚跪地的叶昭仪转瞬气势如虹,而被仇恨不甘折磨扭曲的女囚季明珠却在顷刻之间目露惶然,迷茫一片……

“不可能……不可能……卫长卿绝不是你说的那样……”

尽管心知肚明,可被人这般毫无情面尖利戳破,还是让她脑袋发昏,下意识不肯相信!谁让她已经习惯了几年如一日地维护卫长卿了呢?

见状,叶昭仪轻蔑冷笑。

“是不是,季小姐不妨仔细想想。”她从地上站起,面露怨毒。

“毕竟你也是国公大人手把手教导长大的国公府嫡女,不会这样蠢笨吧?”

季明珠乃国公府嫡女,家族开朝时便时袭爵位,到了她父亲这一代已是第五代。比起前几任家主的不理政事,潇洒做富贵闲人;季明珠的父亲季修贤学问颇深,是当朝有名的大儒,更被先帝封为太子太傅,是当今圣上的帝师。

可惜今上天资愚钝,无论父亲如何教导,却还是碌碌无为。为了不负先帝所托,季修贤违反祖命,毅然出仕。兴水利、平冤狱、减赋税、革陋习……他做了很多民生社稷的好事,可也因此,荒于政事的献帝越发显得多余,这也引来了朝堂的菲仪,特别是父亲的死对头镇西侯府侯爷梁康借此大做文章,指责父亲架空少帝,意图不轨。

如此父亲便主动辞官。恢复了帝师身份的季修贤为了让今上上进,更是在献帝纳妃的时候扶持出生寒家却书香门第的叶棠华为昭仪,力图让其感化引导君王,让帝王以天下为重,重振朝纲!

如此,叶棠华与季国公府关系向来不错,因比季明珠年长九岁,两人私下也一直以姐妹相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