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出口退税在外贸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及建议

外贸日报 2018年9月5日09:25:16
评论
7,613

出口退税是我国宏观经济调控的一个重要工具,也是 国际贸易 中各国普遍采用的一项中性政策。受2008年国际 金融危机 的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一度放缓,外贸出口大幅下滑。为了应对国际 金融危机 ,2008年下半年以来,国家连续7次上调 出口退税 率,以此挽救贸易危机,促进国内经济复苏。但是, 出口退税 政策可调整的空间已经触及上限,出口退税毕竟不是一剂包医百病的“万能汤药”。在此情况下,如何保证我国外贸走出困境已成为思考的焦点。本文通过分析山东省德州市近年来外贸进出口与出口退税之间的关系,评估出口退税在外贸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并结合当前形势提出建议。

一、当前德州外贸经济情况分析德州位于山东省的西北部,与山东省沿海地区相比,其对外贸易并不占优势地位。

但是,从整体上来讲,德州经济发展对外贸出口的依存度比较高。因而,国际 金融危机 对德州的影响也比较大。特别是进入2009年以来,德州对外贸易形势十分严峻,前三季度进出口总值仅为106 167万美元,同比下降7.6%,低于山东省10个百分点,低于全国13.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68 660万美元,同比下降24.9%,下滑幅度高出山东省6.1个百分点,高出全国3.5个百分点;进口37 507万美元,同比增长59.5%,增幅高出山东省75.4个百分点,高出全国79.9个百分点。可以看到,虽然在进口方面有所上升,但德州的进出口贸易总体依然处于下降态势。

(一)进口迅猛增长,态势强劲2009年前三季度德州进口总值与上年同比增长了59.5%,增幅列山东省第二位。

此高速增长并非常规现象,而是事出有因。由于德州部分重点企业2009年进口原料与设备的需求量远远超过了往年,使得整个地区的进口同比增长惊人,但这样强劲迅猛的增长在以后年度中可能很难再遇到。如德州市莱钢永锋有限公司(钢铁类)在2009年前三季度进口铁矿石17 443万美元,同比增长193.9%,占全市进口总值的46.5%。这是因为,以前年度该公司所需铁矿石基本上是由总公司统一购进,2008年下半年才正式转由该公司负责,这样,前后两个年度的进口总值就失去了可比性。不过,对于以后年度而言,进口会趋于正常增长,这样,德州的进口总值同以前一样还会处于减弱态势。

从表1可以看出,自2000年以来,德州进口总值的增长并不稳定,其中2004年、2007年同比分别出现-18.8%和-16.6%的负增长。另外,从同比正增长的年份看,也存在高低不稳的走势:2001年同比增长2.5%,比2000年低0.6个百分点;2006年同比增长6.7%,比2005年低27.1个百分点;2 0 0 8年同比增长101.8%,创有史以来的最大增幅。

(二)出口同比走势下滑目前,纺织服装、机电、化工和农副产品是德州外贸出口的支柱产业,也是国家7次上调出口退税率的重点,其中部分机电产品已经实现了17%的全额退税。

从德州市2009年的出口情况看,前三季度实现出口68 660万美元,其中,纺织服装出口14 599万美元、比重为21.3%、同比下降1 7%;机电产品出口28 896万美元、比重为42.1%,同比下降25.3%;化工产品出口14 750万美元、比重为21.5%,同比下降24.1%;农副产品出口2 937万美元、比重为4.3%,同比下降20.4%。

四大支柱产业出口合计占到德州外贸出口总额的89.2%,其他产品只占到10.8%。可见,支柱产业外贸出口的兴衰直接影响到德州外贸经济的发展。另外,通过对德州30家重点企业的分析发现,2009年前三季度,30家企业合计出口42 059万美元,同比下降25.8%。其中,只有4家机电类企业出口实现了正增长,其他26家同比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这说明,在金融危机形势下,机电类行业的出口比值上升与出口退税政策调整有直接关系。

(三)对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普遍减少2009年以来,德州外贸出口的市场开拓情况并不乐观,除对日本与非洲的出口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了4.4%和59.7%以外,对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均呈下滑态势。

特别是对俄罗斯、美国、韩国等传统市场的出口,分别同比下降42%、21.1%、26.6%,而这三大市场占到了德州出口市场份额的45%。上述数据表明,金融危机对欧盟、美国以及亚洲地区贸易伙伴国的冲击越来越大,其经济衰退更加明显,金融危机对中国外贸出口的影响仍在持续。

二、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对德州外贸经济影响的实证分析出口退税政策作为调控经济的手段之一,不仅对外贸出口总量有着显著的影响,而且对国内出口产品的结构也有影响。

(一)对外贸出口总量的影响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国家利用出口退税政策大大刺激了出口贸易的增长,奠定了出口贸易规模与出口退税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

特别是2005~2009年,几次大范围的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对出口相关指数的影响最大。现以德州外贸出口与出口退税为例进行分析(见表2):年,德州出口同比增长17.7%,而出口退税同比增长却达到了145.8%,两个指标之间的差距拉大了好几倍。其原因是2004年以前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担负,由于受当时退税计划不足的影响,积压了不少以前年度已审待退的企业退税。2004年出口退税机制改革,实行超基数部分从表2来看,德州出口总量与出口退税的交替增长变化关系可分为四个阶段:一是加入世贸组织后的贸易开展。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带动了外贸出口的大幅增长。从德州的情况看,在2001~2003年,德州外贸出口分别出现32.2%、45.8%、58.9%的稳步增长,出口退税同样分别增长了35.6%、44.2%、63.3%,外贸出口与出口退税一直保持着较平稳的上升趋势,年度同比增长值之间相差不超过5个百分点。

二是推行出口退税机制改革。

2004年,我国推行出口退税机制改革,影响到了外贸出口与出口退税的增长关系。从表2看,2004退税由中央与地方分担的制度,并将以前所欠退税一次性全部退付给企业。因而,形成的退税增长异常迅速。也正是这个原因,在没有可比性的前提下,

005年德州的出口退税同比下降了33%。实际上,剔除以上特殊情况,2005年的出口退税与上年相比应当是增长的。

三是出口退税率数次下调。

2006~2008年上半年,由于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外汇储备规模不断扩大,人民币升值压力巨大,出口的结构性矛盾凸显,“两高一资”产品在出口总额中所占比重过大等原因,国家利用下调和取消“两高一资”等产品的出口退税率来达到抑制出口的目的。但从表2看,下调和取消“两高一资”产品出口退税率并没有影响到德州外贸出口与出口退税的同比平稳增长。

四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

2008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我国出口增速放缓,出口企业利润大幅减少。从表2可以看出,2009年,德州首次出现外贸出口同比负增长,前三季度出口同比下降了24.9%,而出口退税却实现了同比增长30.9%的现象。这是非可比性原因造成的。由于我国在2008年底要执行取消40类“两高一资”产品的出口退税率政策,因而引发该行业产品的大量出口,其退税的实现多数都结转到了2009年。据统计,德州类似此种不可比性的退税额达13 800万元。如果不考虑此项因素,那么,德州在2009年前三季度实现的退税应为53 53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只增长5%。由此可见,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已经发挥了它潜在的作用。

事实上,从整个国民经济运行的角度考虑,对出口产品退税,直接的效应是推动了出口产品的增长,由此带来的连锁效应是出口贸易的增长,而出口贸易的增长,提高了本国产品的国际市场上占有率,大大地缓解了国内有效需求不足的压力,拉动了经济增长。

(二)对重点出口行业的影响2008年下半年以来我国7次调整出口退税率,共涉及德州纺织服装、机电、玻璃制品、家具等13类行业200余种产品,占全部出口产品总数的73.55%。

在调整产品大类中,纺织服装、机电产品受益最多,约占受益产品出口额的52%。从全国来看,也是这两类产品受益最多。可见,国家在调整出口退税政策时,始终注意处理好稳增长与调结构之间的关系,将劳动密集型、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高的产品作为提高出口退税率的重点。应当看到,当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不断扩大时,发达国家居民的消费信心指数将会大幅下滑,从而引起进口需求回落。这必然会对我国整体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出口退税率的上调,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此种现状的蔓延。通过对德州30家重点出口企业的调研分析可以看出,虽然2009年前三季度总体出口量同比是下降的,但部分机电行业的出口已经开始转降为升。

同时,国家下调或取消“两高一资”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德州以化工、有色金属等行业为主的靠出口数量发展的模式。

(三)对出口企业利润的影响据估算,出口退税率每上调1%,就相当于增加企业1个百分点的利润,效应十分明显。提高出口退税率,一是可以抵消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影响,二是可以缓解原材料成本持续上升带来的负担,减轻出口企业面临的经营压力,加快资金周转,三是可以直接增加出口企业所得。

出口产品可按照提高后的退税率申请退税,提高了企业的盈利能力。

(四)对地方财税收入的影响出口退税属于税收支出的一种方式,从表面上看,出口退税意味着政府直接减少收入,但出口退税能促进进出口贸易的扩大,带来关税的增长,又会增加政府收入。因此,从根本上说,出口退税有利于政府收入的增长。但从另一方面看,出口退税增加的同时也会影响到地方财政的负担。按照超基数部分中央与地方92.5:7.5的分担比例计算,出口退税率提高前德州的综合平均退税率为0.86元/美元,提高后上升为0.98元/美元,即:每出口1美元产品就要增加0.12元①出口退税。

三、几点建议

一是面对金融危机影响,出口企业要创新求变。

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出口企业,但影响出口的最主要因素不是出口退税。在当前外需减弱的情况下,出口退税率上调对出口的拉动作用是有限的,企业不能仅仅依赖出口退税,应当调整经营思路,在危机中寻找商机,在逆境中求生存、求发展。

二是政府扶持要体现多样化与实用性。

在金融、财税方面,政府应出台更有利于企业发展的政策,推动政、银、企合作,拓宽企业融资渠道,缓解企业流动资金不足的困难,为企业创造更为宽松的发展环境。

三是应完善出口退税管理机制。

应从加快出口退税进度的角度考虑,优化工作 流程 ,实行税库银联网办理退税无纸化,减轻退税部门和银行的工作量,缓解企业资金困难。另外,对出口企业可实行信用分级管理,对“出口诚信企业”实行先退后审,加快退税周期。

四是应继续发挥出口退税率的调节作用。

在出口退税率的调整中,要有所侧重,充分体现国家的产业政策。对国家鼓励出口的产品,退税率应提高或不降;对一般性出口产品,退税率可适当降低;对“两高一资”产品,可多降或取消出口退税,逐步调整出口产品的结构,引导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关联度较大的产品出口。

五是应改革出口退税负担机制。

我国从2004年起,以当地前3年的平均出口退税实退指标为基数,对超基数部分的应退税额由中央负担75%,地方负担25%;2005年8月又将负担比率调整为中央负担92.5%,地方负担7.5%。

在当前出口退税不断增加而基数不变的前提下,分担制度使地方的财政压力过大,出现受益负担的不平衡性,从长期来说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在现行财政体制框架内,我们认为,可以按退税累计增长基数的比例进行调整。

六是可尝试走工贸一体化的路子。

出口企业可以转换传统的贸易方式(如一般贸易,来料、进料加工贸易),选择采用新的贸易方式——国外延伸方式,充分利用各种“贸易协定”规定的贸易区域成员国境内生产的产品享有免税、免配额的优惠政策,增加利润环节,合理规避国内出口退税风险和出口限制措施,减少贸易风险,拓展生存与发展的空间。

总之,回顾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历史,可以发现,退税税率曲线呈现高低循环的过程,而每一次高低循环都伴随着一批政策依赖型企业的淘汰和一批产品主导型企业的崛起。从长远看,为了抑制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产品出口过快增长,出口退税率将在经济回暖后逐步下调。对此,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出口企业,都需要从长计议,才能将政策波动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参考文献:

(1)何新易《近几年来出口退税率的调整对江苏外贸经济的影响》《,南通大学学报》2009年2期。

(2)朱智强《世贸组织框架下我国主要对外贸易税收政策研究》,《 国际贸易 问题》2006年第9期。

(3)张宇麟、吕旺弟《应对金融危机出口退税率上调的效应分析》,《涉外税务》2009年5期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